归来少年

哟——这里是少年年,喜欢的小可爱可以点手关注~日lof适可而止x
爱你们——!!!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【占tag致歉】这是一个正经的通知

emm……之前我也确实有发过这样类似的小文章,但是这次不是请假啦,是要暂时退坑qwq

前几天我翻我的wps文档里的旧文,越看越jio得ooc的厉害……虽然只要是同人基本上都会有ooc的问题,但是我把chuchu写得太软了quq

这就是问题所在了(´-ι_-`)

我需要再去深入了解一下chuchu,而且……我也高二啦,好不容易从分校考到主校,我想上个前150的榜qAq

小可爱你们会等我的吧?

谢谢你们呀。

少年年会回来的哟,就算只是回来把三十题更完qvq

我不会做超链接……小可爱们戳我头像然后就能看文啦x旧粮偶尔吃一下也不错(嘤

小可爱们想吃文野乙女可以去关注心心(id:心心有头)或者竹子太太(id:修篁)哦~

同人画手可以关注湖光太太(id:淡蓝湖光)或者犬山劳斯(id:犬山宗人)呀

少年年爱你们♡

归来咕咕

真的

咕咕了。

周六我一定更,一定更(gugugu

占tag致歉qwq

【同居三十题】Para 14.午睡

---说好一起拖稿的铜酱先更了,那我也不客气了

---晚安呐晚安呐(尝试学习路emmm

---食愉鸭٩( ᐛ )و



下雨了。

闷热的横滨午后被阴云笼罩,紧接着就下起了瓢泼大雨,豆大的雨点噼噼啪啪地拍打在办公室宽大的落地窗上,中原中也放下筷子,看看模糊一片的景象,又低头看看面前的便当,拿起手机熟练地拨通了那个早已熟记于心的号码。

在吃饭吧……

你此时正一边吃着便当,一边带着耳机看番,画面忽然暂停,耳机里传来恋爱循环甜甜的曲调。

你咽下最后一口大米,匆匆把勺子丢进便当盒,接起了电话。

“喂?”

依旧是异口同声,然后是一段熟悉的沉默。

“中午吃饭了吗?”中也摩挲着温热的金属勺柄,舀起米饭,“工作怎么样。”

“吃了呀,酸梅米饭和叉烧一起吃很好吃呢。”你把手机放在腿上,捻着耳机线转了一圈椅子,面朝窗外,“工作也很顺利呢,今晚不用加班了。”

“那很好啊,”中也合上便当盒的盖子,“你中午不睡会吗?”

“没有中也陪我可睡不着。”

“看来我真是把你宠坏了,这样可不行。”

电话那头传来他的轻笑,看了是心情不错,你趴到办公桌上,“中也午餐有好好吃吗?”

“吃了。上午也没有出去。”中也站起身坐到窗边的沙发上,“你睡会吧。”

“嗯。”你把手机圈在怀里趴在桌上,“中也。”

“啊,我在听。”中也用肩膀夹着手机,倒出一杯红茶。

“晚上回来吃饭吗?”你闭着双眼。

“还不太确定,我下午告诉你吧。”

“哦……你……下午要是出去的话要……哈……小心啊……”

此时,你已经有些困意。

“好,我知道了,你睡吧,我不挂电话。”

“唔……”你微微起身从椅背上拽下薄外套披在身上,在自己的臂弯里蹭了蹭找到一个舒适的姿势睡着了。

中也听着电话那头平稳的呼吸知道你已经睡了,他微微一笑,窗外的雨早就停了,夏日的阳光又重新照射在湿润的大地上。

午安,丫头。

关于他的“初恋”

---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

---同居三十题是什么,鸽了(bushi

---祝小可爱们食愉鸭!裘盲有那——————么好——!

---微量佣医杰园,友情向冲撞组w

原来我不是裘克先生的初恋啊。海伦娜抱着盲杖坐在湖景村的海边,身后艾米丽和艾玛正说着悄悄话,奈布先生和杰克先生悄悄看着正在说悄悄话的两人。

“呐呐,艾米丽,你听说了吗?”

“嗯?什么?”

“裘克先生有一位可爱的初恋哦。”

“嘘——!小声,艾玛,海伦娜就在那边!”

海伦娜双眼虽然失明,周围一片黑暗,但仍然在阵阵海浪声里听到了两人逐渐微弱的聊天声。

“听说是马戏团的驯兽师呢……”

“据说很可爱……”

很……可爱……海伦娜把怀里的盲杖报的更紧了,盲杖粗糙的手柄贴着脸颊,有点疼。

很在意啊,你的初恋情人。海伦娜听着远处裘克和威廉赛跑,内心和海潮一般翻涌。


又是新的一天,狂欢依旧继续。

糟了……海伦娜修着手头的电机,还有最后一点,玛尔塔为了救瑟维开了枪,但是今天裘克带了“兴奋”这一技能。

玛尔塔倒地,瑟维也没能救下来。海伦娜看看还有一半的电机,听见瑟维被狂欢之椅送上天的喊叫,决定去救人。

然而,她忘记玛尔塔已经上个一次狂欢之椅了。

绚烂的烟花伴着玛尔塔的尖叫一同消失在天际,胸口心脏不停地猛烈撞击着胸口,面前身形魁梧,但看不清面孔的人回身将她击倒。

啊……是裘克啊……海伦娜听到熟悉的得意的笑声,就知道是自己的恋人。

“你这一局修了我不少电机啊。”裘克吹起气球绑起海伦娜,“你先回去,我一会就回去了。”

按照平时,海伦娜多少会点点头或者“嗯”一声,今天的她,沉默的有点不正常。

地窖的盖子已经打开,呼呼的风声格外明显,裘克轻轻地把海伦娜放在地窖旁,海伦娜却自己站了起来,坐在地窖边上迟迟不肯跳下去。

“喂,小瞎子,你怎么了。”裘克靠在树上,火箭立在身旁,“快点,爷饿了。”

“他们说……你有一个初恋。”海伦娜背对着裘克,初秋的海边阵阵凉意让她有些难受。

“哈?!”裘克有点惊讶,他把自己大脑里的东西仔仔细细地过了一边才想起了有这么一位,“谁和你说的?”

“大家都知道了……她……很优秀吧?”海伦娜悄悄握紧了盲杖。

“小瞎子你脑袋里整天胡思乱想什么玩意儿,”裘克坐到她旁边,“爷有,早忘了,你一提我才想起来。还有,她就是一驯兽师,没你可爱没你聪明。”

海伦娜感觉帽子被人摘下来,一只手在她头上乱揉。

“我现在爱的是你,小瞎子,快点回去,爷饿了,一会食堂见。”

“嗯。”海伦娜捋捋头发,戴好裘克递过来的帽子,轻轻撑起身体在裘克脸上吻了一下,“一会见,还有……”

“什,什么?”裘克被海伦娜的突袭搞得有点懵。

“我也爱你,先生。”

安排一手安排一手——!!

祝@Megu和我一样每天开开心心ᕕ( ᐛ )ᕗ——!!

强势表白——!!我是攻——!!不解释,哼——!!

爱你爱你鸭嘤嘤嘤我的巨轮世界第一好嘤嘤嘤——

【同居三十题】Para 13 .一方卧病在床

---我,归来少年,没有咕咕——!夸我——!!

---我要准备保送考试啦x之后更新频率会下来的qwq请等我啊嘤嘤嘤——

---嘤嘤嘤什么鬼……

---食愉鸭ᕕ( ᐛ )ᕗ



13 一方卧病在床
鬼知道他是怎么病的,姜汤都灌下去了,还是病了。

你坐在餐桌旁边看着火上咕嘟咕嘟的粥,揭开锅盖看看,把切好的菜心下了进去,又加了一小把虾皮。

昨天晚上你已经躺在床上看书了,楼下的门忽然被打开,紧接着就是一个响亮的喷嚏——

“啊——嚏!”楼上卧室里的中也吸吸鼻子,接着就是被褥的窸窣声。

对,就像刚刚那样,你叹口气,当你踩着拖鞋走到楼下的时候,正看见他脱掉湿漉漉的外套,橘发被雨水粘在一起贴在脸上。

还骂骂咧咧的。

摁到沙发上,灌生姜红糖水,准备热热的洗澡水,加被子。做的不能再周到了,然而还是感冒了。

可能是他的身体都看不下去他这么辛苦了吧?你抬手关掉桌子上滴滴作响的手机,关掉煤气灶舀出一勺热粥尝尝味道。

唔……还行……

中也披着棉睡衣吸吸鼻子,要是让太宰看见他现在这幅模样……中也晃晃沉重的脑袋,试图把太宰那欠揍的脸晃出去。

门被推开了,是你,端着的托盘上有一碗热气腾腾的粥和一小碟咸菜。

“怎么做起来了?不是叫你好好躺着吗?”你把托盘放在床头柜上,帮他调整了一下背后靠着的枕头,“好点了吗?”

“呃……好一点了。”中也偷瞄了一眼托盘里的粥,感觉有点饿了。

“真是的,这么不注意身体。”你在手上垫块毛巾小心翼翼地端起粥碗放在手上,舀起一勺满满吹凉,试试温度送到中也嘴边,“喏。”

中也乖乖张嘴咽下去,就这样慢悠悠地吃完了半碗粥,小碟里的咸菜也快要吃完了。

“你是怎么感冒的,还这么严重。”

中也咽下嘴里的粥,想了想,“不知道。”

你感觉摸不着头脑,但还是要好好照顾。喝光的粥碗被放上托盘,你给他掖掖被角,“再睡会吧,中也。”

他乖乖地点点头,抓住你的手在无名指指尖落下一吻,“好。”声音沙哑,但磁性不减。

你端着托盘回到厨房,盯着被吻过的指尖,点点霞红爬上脸颊,这样也太犯规了吧……

【同居三十题】Para 12.讨论关于宠物的话题

---抱歉鸽这么久……我快要第一次保送考啦x所以之后更新频率会下来的xxxx

---好像没什么要说的了emmm

---食愉鸭——!!

某个午后,你切了几瓣西瓜放进盘子里,放在廊檐下和中也坐在一起。

两个人一起吃着西瓜,听着蝉鸣,很安静。

一只黑白的猫咪踩着它的肉垫慢悠悠地走在低矮的围墙上,伸出两只前爪,伸了一个懒腰,又把身子往前探,又是一个。

它忽视了你们两个,自顾自地趴下,舒舒服服地给自己舔毛。

你看见它脖子上鲜艳的红项圈,还有油亮的皮毛,这足以说明这是一只备受宠爱的家猫。

小猫舔完毛又张大嘴打个哈欠,粉嫩嫩的小舌头蜷起,紧接着就在矮墙上睡着了。

你看看猫咪浸润在阳光里的皮毛,忽然想要它永远留下来。

简单来说,你也想养一只猫。

“呐,中也。”

“怎么了?”他抽出一片湿巾递给你,自己也抽出一片擦手。

“唔……我想养猫。”你接过湿巾擦着指间黏黏的西瓜汁。

此时此刻中也的大脑里飞速思考着你是怎么忽然想起来要养猫的,他盯上了墙头的奶牛猫,那只猫长长地“喵——”了一声,微微睁开一只碧绿的眼睛和中也蔚蓝的双眼对视。

看什么看,没见过猫睡觉的?紧接着那道细线般的瞳孔便隐藏在毛茸茸的眼皮下了,小胡子还一翘一翘的。

“啧。”中也的声音很小,但足以表达心中的不满,他转头看看满脸期待的你,又看看墙头那只目中无人的猫,怎么想怎么不对劲,养了猫,女友膝枕就没了。

“不行。”

“诶——”你失望地收回目光,“为什么呀中也。”

中也用眼角瞥了一下那只猫,“我嫌它麻烦。”

你发现了中也的小动作,跳下廊檐慢慢靠近那只猫,猫咪微微睁开眼睛看见你,冲你“咪”地叫了一声。

“好啦好啦,乖哦——”你一边轻声说着,一边抱起猫咪,把它抱在怀里,坐回了廊檐。

“呐呐,中也,你看它多乖。”你低头在猫咪的耳尖轻轻吻了一下,猫咪抬起湿漉漉的小鼻子蹭了蹭你。

好酸……是醋瓶子倒了吗……你回头看看厨房,醋瓶子稳稳地放在餐桌上。

啊啊……是这个啊……你把猫咪放在地上,看着它从墙边树篱里钻出去,悄悄靠到中也旁边。

“吃醋啦?”

“哈?”被说破的中也有点不好意思,“我怎么可——”

你在他唇上竖起一根手指,接着把嘴唇贴了上去,撤去手指,两人的唇紧紧靠在一起。

“中也,你的吻酸酸甜甜的呢……”

真绝望啊。

怕是车门焊死然后翻车。

神tm车毁人亡。

【同居三十题】Para 11.替对方挑衣服

---/女装/女装/女装/

---食愉——!ᕕ( ᐛ )ᕗ





你今天下班路过一家男装店,橱窗里的模特一身裁剪得体的西装吸引了你的目光。

那是一套藏蓝色的西装,配着黑色的衬衣。你看着看着不禁浮现了自家恋人穿着这身西装的样子,你推开门走了进去。

店主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,一头白发反而让他的偏偏风度中多了几分岁月的醇厚,像是老酒一般。

这让你联想到了红酒。

你出来的时候,手里拎着一个纸袋。


“啊中也,你回来啦,来吃饭吧。”你把手中的盘子放上餐桌,招呼归家的恋人吃晚餐。

“啊,今天吃荞麦面吗。”中也帮你拉开椅子后自己坐下,待你坐定后拿起筷子说声“我开动了”才开始吃。

“中也。”

“嗯。”他嚼着面条,抬起头,两颊鼓鼓的像一只仓鼠。

“我给你买了身衣服,一会试一下?”

“嗯?好。”

饭后,你从袋子里取出了那套藏青色的西装,递到他手里,“呐呐,快去试试。”

中也拿着衣服去了卧室,不一会就走了出来。

“哇……”

眼前的中也穿着合身的西装,流畅的线条勾勒出他完美的身形,熨烫笔直的裤缝线更为他增添气质,他抬手整理着袖口,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的荷尔蒙让你彻底沦陷。

“挺不错的。”他轻轻扯扯衬衣领口,表示满意。

“中也你穿正装好帅啊~”你坐在餐桌旁双手托腮,满眼都是他。

“嘁,那当然。”他抱起双臂别过头,“我穿什么都好看。”

“那……中也你穿女仆装好不好——!”

“不行!想都别想,臭丫头!”

【同居三十题】Para 10.早安吻

---短小预警——!

---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这个怎么写长——!!

---为什么第五低端局排位的人类都不修机……(´-ι_-`)果然是我太vegetable了……

---食愉鸭٩( ᐛ )و





如果有什么能比得上的周末的懒觉,那就是在清晨醒来时,睁开眼看到爱人在身边熟睡。

中也回来了,带着战场的硝烟和伤痕,回到了他安宁的港湾。

你睁开眼看到枕边撒落的暖橘色发丝,洗发水的柠檬香味再熟悉不过,薄毯横盖在你们身上,传递着彼此的温暖。

你伸手撩起粘在他脸颊上的碎发,谁知被抓住手腕搂进熟悉的怀抱。

“昨晚回来看见你已经睡了,让我抱会……”

他的下巴抵在你头顶的发旋上,你清晰地感受到他就像猫咪一样蹭了蹭。

很累了吧……让他抱着睡好了……又向里靠了靠,耳边就是他温柔的呼吸和平稳的心跳。

嗯?你注意到他手臂上的绷带,又受伤了吗……尽量放轻地叹气柔柔地吹在他身上,真是的……受伤了就乖乖躺好啊……可是……你慢慢地抬头看看头顶的人,我还想让他抱会……

胡思乱想间睡意又再次袭来,包裹了意识向沉沉的,温暖的梦乡缓缓坠去。

半梦半醒间,一个吻,一个如同春日落樱般温柔的吻落在唇角,不轻不重,暖软的温情和沉沉的爱意悄然在吻中传达。

“早安。”